不说还是死当一个糊涂鬼也没什么不好

小编:二十七年了么 原来已经这么久了么 自古美人如名将,不许人间见白头。 无论美人还是名将,无情岁月对于他们而言,都是最大的敌人,无可抗衡! 这一次的事情杨夫人眼睛看着窗外,

二十七年了么……
 
    原来已经这么久了么……
 
    自古美人如名将,不许人间见白头。
 
    无论美人还是名将,无情岁月对于他们而言,都是最大的敌人,无可抗衡!
 
    “这一次的事情……”杨夫人眼睛看着窗外,缓缓的说道:“似是……不大好度过?”
 
    杨波涛身子颤抖了一下,道:“夫人放心,此次变故不过是一场误会,只待厘清一切,自然尘埃落地,尽复旧观,清者自清,无须挂怀。”
 
    杨夫人缓缓转回头,温柔的目光看在杨波涛脸上,捕捉着杨波涛的眼神。
 
    然而杨波涛眼神只是与她一对,便即闪躲,垂下眼敛,二度端起酒杯。
 
    “我知道这件事是真的。”杨夫人道:“你我夫妻同床共枕这么多年,我知道你的习惯,你一旦心虚就会目光闪躲。”
 
    “尤其在面对我的时候!”
 
    杨波涛默然不语,久久不曾回应。
 
    “从前年开始,你的脾气就变得很古怪,脾气也是越来越大,大半夜里总是自己一个人披着袍子出去散步……”
 
    杨夫人道:“从那时候我就知道,你有事。”
 
    “去年,及至九尊大人中伏之事乍现,你变得愈发不正常了;初初我还以为你是因为九尊大人不幸陨落,玉唐气运大损,身为主帅的你因此而忧虑,然而当你亲手杀了你养了十几年的那条老狗之后,我隐隐感觉到,事情非是那么的单纯……”
 
    “再到后来,你时常在半夜里会乍然醒来,一身大汗淋漓,更在在显示了你的异常。”
 
    杨夫人静静的道:“我知道你有事,但你不说,我也不问。男人么,总要有一点自己的空间;能够对我说的,我相信你不会隐瞒。”
 
    “我之前还天真的幻想,你一定能够自己度过去,很快就能调整好……”杨夫人凄然的笑了笑,道:“所以我一直在等,等你度过去的时候,然后跟和我说一说这段心路历程。”
 
    “但却没有想到,我这一等就等到今天,而最终等到的,却是如此一个恐怖的消息,我的天要塌了么?!”
 
    杨夫人摇头叹息:“夫君,这是为什么?你告诉我,我要知道!”
 
    杨波涛如同一尊雕像一般坐着,久久一动不动,一言不发。
 
    自从杨夫人开始说话,他就再也没有动;只是脸色越来越不好看,惨白如纸。
 
    及至听到这一句为什么,杨波涛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。
 
    “夫君是玉唐本土之人;身体里流着玉唐之血。从军以来,久历沙场,身经百战,一路打拼到现在,已是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;可说已至人臣巅峰;战场上,更是一军之帅,一声号令,可以让百万兵马从容赴死而无悔……”
 
    杨夫人的声音很平静:“我知道夫君你为了玉唐国受了多少伤;吃了多少苦。你身上的伤疤,足足有一百三十五处!这许多年以来,尽力保家卫国鏖战沙场,从不落于人后,我夫君是一个响当当的好汉子,铁铮铮的好儿郎!是玉唐国的忠臣!这一点,我无比确信!”
 
    “但也正因为如此,妾身才更加疑惑:我夫君既然是这样一位足堪青史留名的盖世英雄,为什么会做出这等事情?!”
 
    杨夫人声音一直很平静,在说完最后这一句话之后,缓缓抬头,清亮的眼波一瞬不瞬的看着杨波涛,缓缓道:“为什么,你会设计九尊?!告诉我!”
 
    说到最后三字的时候,杨夫人一直以来尽皆平铺直叙的语调,濡染转为高亢!
 
    杨波涛额头上的冷汗涔涔的渗出。
 
    “告诉我,明明在两年半之前,每一次谈起军中事务,你必口口声声九尊如何如之何;从一开始的时候,那几个小家伙,慢慢的到后来的一口一个九尊大人;尽都在在说明你对九位大人的莫大认可。”
 
    “说起九尊,那个时候的你纵使滔滔不绝,长篇大论,尤其是那次,你一时不慎中了埋伏,九尊现身相救,挽救大军于将溃;你曾郑重承诺,凡有生之年,皆为补报之时。”
 
    杨夫人道:“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你不再说九尊,饭桌上,也不再谈天说地,久而久之,从你的口中,已经有两年光景没有听到过九尊这两个字了。”
 
    杨波涛脸上肌肉抽搐,痉挛着,汗水涔涔,脸色愈发的难看,几无人色。
 
    “这一次变故,既然有风尊亲身显临,明言指证,就算陛下此刻还没有下令将你羁押,但是……这一关,夫君想必是躲不过去了。”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二百四十一章 风!风来了!
 
    杨夫人安然道:“早在半年前,我便已经安排幺儿杨勤去了他外公家里,你还曾经问过,千里路也不算远,怎地还没有回来?”
 
    “我现在可以回答夫君的问题了,勤儿不会回来了;他并没有去他外公家里,而是……拜入了一个门派,成了一个门派的弟子,这是我的安排。当时我怕你不同意,便没有道破真相,只盼望有朝一日,勤儿修行有成自己回来跟你说明。现在看来……一切竟是歪打正着,给你们杨家也留下了一点血脉。”
 
    “这也算是我作为你们杨家媳妇,为你们家族做出来的一件事情吧。”
 
    “呼……”
 
    杨波涛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,似乎是放下了心中一块大石头,感激万分道:“多谢贤妻!”
 
    杨夫人眼波看着杨波涛,道:“直到此刻你还是不想跟我说原因吗?”
 
    杨波涛深深吸了一口气,似是想要说什么,但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,道:“这一节夫人不必知道。就当做我……杨波涛突然猪油蒙了心,鬼迷了心窍吧。”
 
    他的眼中全是沉痛之色,道:“我杨波涛一生,对不住九尊乃是第一桩;对不住夫人你,乃是第二桩!”
 
    他站了起来,眼睛定定的看着夫人,突然噗地一声跪了下来,道:“夫人,我对不住你!”
 
    杨夫人强行忍着的眼泪,终于哗啦啦流出来。
 
    到了这个时候,他竟然还是不肯说……
 
    杨波涛缓缓站起身来,头也不回地走出去了。
 
    杨波涛知道,他没有回头路可言,他早就没有回头路了!
 
    杨夫人眼泪簌簌落下,良久良久,道:“罢了,不说就不说吧;说,也是死,不说还是死。当一个糊涂鬼也没什么不好,人,何必非要将事情全都弄明白!”
 
    她端起一杯酒,慢慢的喝下去,喃喃道:“本想在这酒中下毒,就此一了百了,但……最终,还是没有狠下心来。”
 
    “罢了,公审那天,共走九泉吧……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夜色深沉,天际风声呼啸,风势似乎越来越大。
 
    寒风打着唿哨从半空掠过,不起然间搅动一阵尖锐的声音;如同万鬼齐出,让人不由自主的就是头皮一炸。
 
    整个天唐城,无数人都在等待着天明一刻。
 
    天亮了,就该真相大白了吧。
 
    铁铮却是个例外,他早早的就睡觉,呼噜打得山响,睡得格外香甜,宛如死猪一般;但四更天才过,却一下子爬了起来,将身边的妻子吓了一跳。
 
    “怎么这么早?”
 
    “今天有大事!养好了精神,早点起来早作准备!”

当前网址:http://2000tools.com/a/guomincaipiaoguanwangshoujiduan/20180505/3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